生态圈首页 > 芳香生态圈 > 生态圈

玫瑰古今医疗应用史(第2期)

楼主:186****2406  时间:10-14 16:52  点击:28  回复:0  收藏



BY



闻香的男人

玫瑰古今医疗应用史(第2期)

作者:Proff.DR M.Kirov & Dr.S Vankov

译者:闻香的男人

玫瑰疗法在古阿拉伯医学中更加蓬勃发展。其中最知名的就是阿维森纳(Avicenna,全名Abu Ali ibn-Sina)——著名的医生、自然科学家、数学家、哲学家、公众人物和诗人。他著述的医学经典影响了欧洲医学600年,一度是所有欧洲医学院的基础课。阿维森纳的伟大可比肩希波克拉底和盖伦。在形容阿维森纳的权威性时,米开朗琪罗说:”宁在盖伦和阿维森纳面前错,不在他人面前对”。

阿维森纳开创了玫瑰入药的多元化和各种治疗方式而玫瑰花酱(Julanjubin)和用蜂蜜或糖制成的玫瑰水饮料(Juleb,音译自阿拉伯国家的Gulab,译者注)是他最有特色的药方,也是阿拉伯医学中的经典药方。玫瑰叶、玫瑰叶鲜液、玫瑰糖浆、玫瑰精油,甚至玫瑰果,都被用来入药。

玫瑰花酱被用来治疗各种热病(febrile conditions)和腹痛,但最知名的还是当做药,治疗肺结核,这种治疗方法一直沿用到二十世纪的上半世纪。玫瑰花水的应用层面非常广,尤其在治疗发热(febrility)、胃溃疡(gastric ulcer)和通过净化胃肠道治疗胃肠异常(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)。


关于玫瑰精油,阿维森纳写到:“玫瑰精油可强壮大脑,令思维敏捷”。 玫瑰精油可以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头痛:因病引起的、阳光晒或闷热引起的、酗酒引起的、身体受伤或脑震荡引起的、偏头痛引起的等等。

如果病人头部受开口伤或脑干损伤,阿维森纳建议用加温的玫瑰精油处理,对于神经暴露或病变,也可以用此法。

玫瑰制剂被广泛地用来治疗消化系统疾病:唇炎(cheilitis)、口腔炎(stomatitis)、口臭(halitosis)、食欲不振、胃炎(gastritis)、胃溃疡(gastric ulcer)、结肠炎(colitis)、顽固性便秘(obstipation)等。 对于溃疡型结肠炎,用玫瑰油进行灌肠,同时口服玫瑰糖浆。


用玫瑰精油治疗痔疮和肛裂,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治疗手段。对于肝病,则开玫瑰汁液的方子。

如果公认玫瑰是“花中王后”,那在治疗眼科疾病中,玫瑰当之无愧是“药中王后”。治疗眼部炎症,阿维森纳会使用玫瑰鲜叶汁液、玫瑰花水、玫瑰精油以及用玫瑰油制成的各种油膏。


把温玫瑰精油或用香薰法,滴入耳朵,可以止痛,治疗耳朵化脓(purulent discharge)。


对于昏厥(syncope),冰镇的玫瑰水可以作为催醒剂(analeptic)。

阿维森纳在治疗中,利用玫瑰制剂治病的例子非常多,疾病种类也各有不同,不胜枚举。例如,玫瑰制剂用来治疗龋齿(Dental caries)、铁锈色痰(rusty sputum)、各类呼吸困难(dyspnoea)、妇科疾病、鸦片中毒、毒蛇和毒蚊虫叮咬、酗酒、皮肤丹毒(erysipelas)、软组织蜂窝组织炎(soft tissue phlegmons)、复杂外伤的愈合、烧伤等。


玫瑰花水和玫瑰精油在护肤品中,地位很高,用于治疗头皮屑、疣、秃顶(in alopecia)以及除味剂等。


哈拉维(Abu Mansur Mustafa bin Ali Haravi)是阿拉伯医学中,另外一个杰出的代表人物。他强调玫瑰制剂“可以活化人体的内脏器官”,他把这种活化归结为玫瑰香气在人体内运行时对人体的影响。这种天才般的推测,可以作为特别借鉴,探索芳香物从精神和生长激素方面对人体的作用(the psychotropic and somatotropic effects of aromatics on humans)。

玫瑰产品初期是由商队和十字军带到欧洲的。公元九世纪,世纪上最有名的萨勒尔诺医学院(Salerno Medical School)在意大利开办。这是古老的欧洲大陆上第一所医学院,直到十九世纪中期才停办。对这所医学院的发展有重大贡献的是非洲的康斯坦丁(Constantine of Africa),他把很多阿拉伯的医学文献翻译成拉丁文。


我要回复0个回复
关闭